婧阿qwq

想自由

很棒的!!

Daniel:

大型OOC现场 流水账文风 私设无数 推荐配合yoga的想自由一起食用更加 应该不是很虐吧emmm

现在是凌晨两点十三分。
周公谨划开手机锁屏,看了眼时间。
从昨天开始就在下雨,空气里都是阴冷潮湿的味道。十月份的重庆,真冷啊,小周裹了裹身上的薄被。水友们都觉得自己高大阳光,像个小太阳一样,但实际上自己还挺畏寒的,直播时候空调温度低了,就像个弟弟一样大喊“仙某人,把空调调高一点啊。”
睁着眼睛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小周翻身下床,拿上了床头柜抽屉里的钥匙,走出房门。
客厅黑漆漆一片,他没开灯,凭着印象中的位置成功绕开了沙发,悄悄地来到仙儿门口。
他一定又要骂我是个变态吧。
上个月打雷的时候,小周吓得不行,插上耳机蒙在被子里听歌给自己壮胆,战歌震耳欲聋,他在被子下大口喘气,不一会儿小小的空间里充满了潮湿的水汽,小周把被子一掀,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一摸脑门一手的虚汗,同时一道惊雷劈下。
不行,我遭不住,我得去找他。
他扔下手机跌跌撞撞地跑到同居人的房门口敲门,仙儿你开门我要进屋和你一起睡。现在是深夜,他不敢大叫,对于吵醒仙儿的行为也充满了愧疚感,他不像我,明天还要上班。但小周又实在是害怕,只能轻轻地敲门,一声接着一声。
咔嚓,房门打开的声音。仙儿穿着睡衣一半不解一半郁闷地看着小周。
“你是个傻逼吧大半夜不睡觉。”说是这么说看着门口比自己高大半头的小男孩还是心软。
他们刚刚同居一个多月,虽然认识了很多年,也当着几十万观众的面黏黏糊糊地说过很多情话,但终究因为各种现实原因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两个人互相推拉谁也不肯再迈一步。
他的小朋友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仙儿默默扶额,侧身让小周进了门,像是察觉到了仙儿被吵醒的怨气,小周像个大型犬一样温顺又服帖,对于和仙儿示弱他还是很在行的。
乖乖地上了床,小周身材高大,睡相却非常老实。他之前是真正的钢铁直男,交过的两个女友都是漂亮外向的女孩子,虽然和仙儿是多年好友,但是对于和男孩子的暧昧行为还是有些手足无措,直播时的身体接触也多是对方主动,他明白自己对于这方面确实非常迟钝。半梦半醒间身边人靠了过来,小周也慢慢挪过去搂住了对方。
回忆起上次的情形,小周苦笑了一下,确实是自己太任性了,上次还能说是因为打雷害怕,现在又是因为什么呢?
但是黑夜太可怕了,小周不想一个人独处,又不想吵醒最近已经工作很辛苦的同居人。划开手机锁屏,粉丝群里还有深夜修仙的粉丝在聊天,他不说话,怕被抓住白天被粉丝在超话批斗。客厅沙发那边有小毯子,小周拖着毛茸茸的拖鞋,把毯子铺在地板上,靠着卧室门坐了下来。
小周以前是真正的夜猫子,兴致好了可以直播到一点多,来重庆之后自己的上播下播时间倒是和仙儿越来越同步。小周还是没有出去工作,白天看看剧,晚上安心地做他的小主播。仙儿玩游戏的时候半真半假地说,小周你太单纯了,还是出去找份工作吧,小周也是含含糊糊地搪塞过去。
被仙儿爆料不会倒垃圾那天,粉丝都调笑说自己是真正的大少爷,超话里盖起了高楼,秒换的肾8更像是坐实了这一点。窥屏狂魔小周看到之后被粉丝们逗乐了,哪有这么夸张啊这不扯淡嘛。
但其实多多少少还是猜到一点的,他从小到大确实衣食无缺。小时候在城市中心长大,后来拆迁,看着高楼一栋栋拔地而起,自己也住进了更大的房子。
楼层很高,楼下的人看起来很小,像蚂蚁。冰冷的高楼,像铁笼。
那时还是小小周的他,扒着窗户看着楼下,等着回家的妈妈。
三次元的小周,总是非常害羞。今年夏天,粉丝们给他过生日,他说,我不怎么过生日,我只过过两次,一次是十岁,一次是二十岁。放生日贺频的时候,他实在没忍住眼泪,耳机里传来一声不小的抽鼻子的声音,他赶紧关了麦,弹幕一片的小周不哭,他揉揉眼睛说到,我只是突然感冒了啊。
我真高兴。
十岁那年的生日,妈妈还没有这么忙,特地抽了一天陪他。看着奶油蛋糕,小小周的脸被烛光映的红扑扑的。后来,妈妈越来越忙,小周有时候会跑到网吧,希望家里的保姆阿姨和妈妈告密,希望妈妈也能和小时候一样训他,但是没用。
我要养一只长颈鹿,因为它可以帮我拿外卖。
长颈鹿是我的好朋友,只不过后来去结婚啦,还用微信给我发了结婚照。
仙儿前不久带他去动物园看了真的长颈鹿。两个大男人去动物园怎么看都是奇怪的组合,被吵吵闹闹的小盆友和家长推着向前走,小周下意识地护着仙儿,仙儿走了几步,回头拉住小周的手,两个人侧着身子走出人群。
你看,这才是真的长颈鹿不吹流批。
后来他们还去看了大象,小周想,不知道自己那只去泰国参加掰腕子比赛赢了奖金的大象朋友开直播人气怎么样,看到了棕熊,想起了小熊被冲到了下水道,白发熊送黑发熊,还有帮自己干活的母熊。
小周手扒在玻璃上,目不转睛,仙儿看他看的入迷,小声问他,你的动物朋友现在都在哪里啊?
都走了啊,他听到自己说,还有一只龟兔赛跑拉伤腿的小兔子呢,我种了胡萝卜给它吃。
长大似乎是一眨眼的事情,小周一下子拔高了,变成了一米八几的大男孩。但是他又好像没有长大,不烟不酒不染发,大人世界的交际往来一概不会,聚会的时候抱着椰奶也不愿意碰一滴酒。
他想起自己的少年时光,16岁那年,他创立了英雄阁,小小年纪打起群架来气势一点也不输给别人,在网吧大声指挥好几次被轰出去。他也不差钱,拉人,转阵营,给金都给的很爽快。
后来,后来他去参军了,军营里的生活磨掉了他的浮躁和傲气。
我也只是个平凡的人。
坐着坐着,小周有点饿了。他起身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门。看着冰箱里码放得整整齐齐的食材,心里还是觉得暖暖的。之前的女友,两个人和过家家一样最多停留在抱抱亲亲的状态,这种奇妙又暧昧的同居生活他是没有体验过的。小周之前也在不同的朋友家寄宿过,但是那时候的身份更像房客而不是同居人。
两个人大多数时间为了省时会去仙妈妈家里吃饭,周末休息了就出去觅食,仙儿兴致好了也会下厨做菜。重庆人吃的辣,小周在外面呆的时间长了,对辣味就更敏感了,刚来的时候随便吃点什么都能辣的嘴肿起来,仙儿手艺也是一般,毕竟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进厨房的机会也少,但是小周还是会疯狂吹嘘,谁让他是世界第一仙吹。
半夜点火是不现实的,动静太大,更何况他确实不会烧东西吃。小周拿出了冰箱里的玉米肠和吐司,随便挤了一点沙拉酱做成简易三明治吃了。他坐在厨房的小桌子旁,左手拿着三明治,右手中指轻轻地敲着桌子,发出叩叩叩的声音。
小周是天生的左撇子,如果不是因为某次直播说漏了嘴估计没人会注意到。他左手灵活,右手也不赖,这么多年的练习下来左右手吃饭写字都没问题,外人在的时候他会用右手,独处的时候会下意识地用左手。
他还记得小学第一天上课,语文老师教大家握笔写字,一整个教室的小学生,刚刚进校园还是叽叽喳喳的。小小周拿起笔,一笔一划地临摹起课本上的字来。老师走到他边上,说了一句,是左撇子啊,会用右手写吗?
边上说话的小朋友看了过来,看到他小小的左手握着笔,发出惊奇的感叹声,小小周有些慌张,他涨红着小脸看看同桌,又把头一转看向后面,为什么我和大家不一样,他心想,大家都是右手为什么我是左手。
小周后来费了很大劲才把右手锻炼的很灵活,他觉得这样才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
吃完东西,小周有点累了,趴在餐桌上发呆。他直播有个习惯,困了的时候会趴在桌上,这时候离麦特别近,发出来的声音也多是软软的。粉丝管这种行为叫撒娇,每次都一边尖叫好可爱一边说不许撒娇啊小周。
我一点也不可爱。小周想起最近几个月,每次水友征集都收到莫名其妙的表白,成功组队之后真正目的才显示出来,上一个小时还说好喜欢你啊下一个小时就和别人一起群嘲自己,他不傻,知道自己被有心人当成了踏脚石。这时候他就想起几个月前,只有一千人出头的直播间,他去打攻防,当指挥,在YY给帮众开会,小哥哥小姐姐们都叫他公公,打架的路上他带头,骑着马,身后一片都是他的帮众,一排排广告刷过去,英雄阁收人啦。
那是他年少轻狂时最好的梦,不知道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吗?
他迷迷糊糊趴在桌上睡过去,再清醒的时候听到熟悉的声音。
小周,小周,睡在这里干嘛啊快回房间。
是仙儿在轻轻推他。
小周睁开眼睛和仙儿对视,房间里有淡淡的光撒进来,快要天亮了。对方应该是起夜,披着衣服满脸担忧地看着他。
刚刚到底做了什么梦呢,小周下意识地揉揉眼睛,放下左手,手背是潮潮的一片。

能不能让我做永远不会长大的彼得潘,我不想长大,不想回家,我还什么都不会,你们都在往前走,只有我在原地踏步。
你能不能等等我。

附上想自由里面很喜欢的几句歌词:
或许只有你 懂得我
所以你没逃脱
一边在泪流
一边紧抱我
小声地说 多么爱我
只有你 懂得我
就像被困住的野兽
在摩天大楼 渴求自由